多项目逾期,四川信托忙补救,是自救还是被接盘?

 中邮证券配资www.5yo.com.cn     |      2020-06-28 17:53

一个月前曾辟谣“资金池业务全部停止”传闻的四川信托,近日因多个项目接连暴雷再被推至风口浪尖。上市公司杭锅股份也因踩雷收到深交所的问询。后续到期项目也会面临违约吗?不少持有四川信托存续项目的投资者已开始担忧。不过,四川信托方面称各项目间相互独立,在16日公司发布两则信托计划清算报告后,17日,公司一位客服人士向记者表示,延期产品不会影响后续其他项目兑付,公司正常运转并将积极解决逾期项目。据投资者提供的信息,四川信托方面给出了多种补救方案,包括变卖川信大厦总部、引进战略投资者等。有消息称,四川金控或有意接手,但四川金控方面17日对记者否认了这一消息。

近半个月至少4个项目逾期 杭锅股份因“中招”收关注函6月15日晚间,杭锅股份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2月购买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之信托产品,金额5000万元,期限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6%。2020年6月11日,四川信托兑付了该项目20%即1000万元的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6月16日,杭锅股份收到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关注函,要求公司对几方面事项予以说明,包括公司是否依规对购买的信托产品进行风险控制,是否尽到合理的调查、审查义务;信托资金最终是否流向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等。遭遇兑付难题的还有众多个人投资者。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从投资者处获悉,应于5月底到期的申富129号、锦江69号第一期、申鑫74号等多个四川信托产品先后逾期。四川信托忙补救,四川金控否认“接盘”记者从多位投资者处了解到,四川信托方面给出了多种补救方案,包括变卖川信大厦总部、股东增加注资、转让所持有的宏信证券股份、引进战略投资者等。“四川信托在想各种办法,而且各地的团队,谁做的项目谁负责到底。怎么负责呢?就是做新的产品,产生收益后拿来(兑付前面的项目)。”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获得的一段现场沟通视频中,四川信托总裁刘景峰如此表示。另据投资者证实,刘景峰称,力争一年内解决问题。6月17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四川信托,一位客服人士称,公司经营管理工作还在有序开展中,会积极解决逾期项目,且各个信托项目相互独立,目前延期产品不会影响后续其他项目兑付。他还强调,目前公司遭遇危机是“短时间的问题”,公司是全国68家持牌信托公司之一,当前信托牌照仍稀缺,作为正规金融公司,对产品延期会积极处理,直到处理好为止。此前一天晚间,处于风口浪尖的四川信托,在官网最新公布两则信托计划清算报告,强调信托计划百福32号和天府26号均于5月10日终止并进行了清算,此举被视为有维稳之意。从四川信托目前对投资者透露的解决方案看,既有变卖大厦这样的自救方式,也有引进战投等寻求外部支援的打算。有消息称,四川金控或有意接手。但记者6月17日致电四川金控,相关人士称:“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四川信托暴雷的新闻我们也都是从网上看到,完全没有听说参与接盘的事。”公司资金池规模约200亿?投资者担心后续产品也逾期此次四川信托项目接连暴雷,是因为监管叫停了公司TOT产品。所谓TOT产品,是一种专门投资信托产品的信托,不少业内人士称,其属资金池的一种创新模式,有打监管“擦边球”之嫌。在2017年资管新规重申有序打破刚兑后,曾作为刚兑“保护伞”之一的资金池操作被逐渐压缩,但仍有一些信托公司通过TOT这一创新模式发行产品。6月16日,一位接近四川信托人士在接受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也将TOT产品归为资金池业务,称四川信托的资金池操作确有问题,涉及资金总规模约200亿元,“之前就有过问题项目,用期限错配的方式补上了。但现在监管叫停了公司TOT产品,公司融不上钱来,所以一连串到期项目都违约了。”目前仍持有四川信托存续项目的投资者心存担忧。多位投资者称,自己购买的项目将于今年至明年到期,“心里没底,不知道我买的项目和已逾期项目资金是不是混在一个池子里。”事实上,去年四川信托TOT产品快速发展时期,市场就曾有过TOT是饮鸩止渴还是续命良药的质疑。彼时四川信托存续的TOT产品已达10余个系列。今年3月初,市场有传闻称,四川银保监局已于2月最后一周暂停了四川信托所有TOT产品的备案与发行,而后市场又传出“四川信托多项目违约”的消息。不过5月11日,四川信托对公司将被接管、停止所有资金池业务等消息予以否认,并表示已向有关部门举报,将追究法律责任。目前,四川信托已被四川银保监局贴身监管。值得一提的是,四川信托与当前身陷泥沼的安信信托也存在股权关联,且已受到波及。4月27日,安信信托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控股股东国之杰所持有的6.66亿股股份被轮候冻结,申请方正是四川信托。5月初,安信信托因连续两年亏损被“戴帽”,目前重组正在进行时,不过6月5日又爆出公司实控人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刑拘的消息。此外,双方控股股东分别通过对方旗下的信托公司发行多只产品融资并出现逾期。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程维妙 编辑 李薇佳 校对 刘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