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快乐8开奖结果|快乐8开奖
文化動態
首頁 > 文化動態 > 崔永剛:跨越十八年的追問
崔永剛:跨越十八年的追問
來自: | 2018-10-10 09:20:08

2009年12月31日17:07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崔永剛:跨越十八年的追問--中國共產黨新聞

  大家好!我叫崔永剛,是大眾日報社記者。18年前,我曾在壽北工作過,耳聞目睹了王伯祥書記干事創業的傳奇經歷,對他仰慕已久。18年后,接到采訪伯祥書記的任務,我激動得一夜無眠。為什么一個縣委書記都離任18年了,又重新引起人們的關注?當年被我的同事說成像山一樣的王伯祥,如今如何解讀他?在采訪的日日夜夜里,我探尋著,思索著,追問著……

  從壽南到壽北,從農村到工廠,我們穿行在蔬菜大棚,置身于棉田、蝦池、鹽場,走進一座座現代化企業;我們一次次訪談,一次次查找歷史文件,一次次翻閱那泛黃的珍貴老照片,一點點還原著伯祥書記18年前的足跡。我還跟隨伯祥書記回到他闊別已久的壽北,聽說老書記回來了,鄉親們扶老攜幼出來迎接他,他們像親人一樣忘情擁抱,熱淚長流。采訪中,我無時無刻不被感動著,腦海中再現著那一段感天動地、波瀾壯闊的歷史歲月,閃動著當今壽光生機勃勃、富足文明的發展景象,不禁感嘆伯祥書記走過的路,是鋪在壽光大地上科學發展的無字碑,他做過的事,是寫在壽光人民心中經久傳誦的無字書。

  此時我的內心在發問:能夠創造這樣不朽業績的王伯祥,能夠穿越時代、歷史先行的王伯祥,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壽光的老百姓這樣描述他:他走進人群中普普通通,你走進他心里,會發現他與眾不同。

  有人告訴我,他是一個敢于“出格”的人。1987年,他發動“工業革命”,對全縣52個重點企業的廠長進行測評,分四個等級,除優秀者外,其他全部調整,然后在全縣范圍內海選企業負責人;1988年1月,縣委大張旗鼓公開考選8名副科級干部,這都在當時引起了巨大的震動。在那個年代,縣里干部工資一般幾十元、縣委書記才坐一輛破吉普,他拍板給韓永山配備一輛嶄新吉普車,重獎8萬元和一套縣城最好的住房。此事一出,滿城風雨。王伯祥甚至被上級要求做出書面解釋。多年以后,已經富起來的壽光人認識到伯祥書記目光的長遠,留下了一個韓永山,就是留下了一把金鑰匙,種下了一棵搖錢樹。其實伯祥書記的一次次“出格”,都是創新之舉,看似不合規矩,實則符合規律,正是他的一次次“出格”,才帶來了壽光發展的新思路,才帶來了壽光跨越式發展的新成就。

  有人告訴我,他是個較真”到不顧得失的人。伯祥書記容不得半點虛假。他剛上任時,壽光縣林木覆蓋率在全市倒數第一,常挨批評。好多人說:壽北是鹽堿地,綠化面積少情有可原,應該按壽南標準報數字,這不算造假。王伯祥態度鮮明:這是投機取巧,和造假沒有兩樣。他帶領全縣干了一年,覆蓋率離全市標準還差零點五個百分點,結果又一次受到了批評。下邊有人埋怨:少報了零點五個百分點,影響了整個壽光的形象。王伯祥回答:“說實話影響什么形象?說假話才影響形象!”全縣繼續埋頭苦干,所有農田實現林網化,全部河堤綠化,全縣林木覆蓋率超過了標準,濰坊市林業現場會在壽光召開了,與會人員感嘆:壽光下的是真功夫,綠化先進縣,名不虛傳。1990年,壽光爭創“噸糧縣”,當年糧食平均畝產950多公斤,離噸糧田的目標就差一點,有人建議多報點湊個整數,把江北首個噸糧縣的榮譽拿回來。伯祥書記一口否決,他說:“噸糧就是噸糧,差一斤也不行!”壽光又扎扎實實奮戰一年,第二年結結實實地成為了江北第二個噸糧縣。伯祥書記就是這樣一次次“較真”,不搞數字政績,真干事、干真事,實實在在地為群眾謀利益。

  有人告訴我,他是個對自己苛刻到難以理解的人。壽光的干部都知道伯祥書記不收禮,親戚朋友也不例外。有一天,他的一個老同學來看他,帶了四斤綠豆,他硬是讓人家又重新拎了回去。1987年,伯祥書記的老伴從縣百貨公司按批發價買了一臺電冰箱,他知道后,讓老伴補上了500元的差價款。老父親誤以為他受賄,向他發了火,在一次縣委常委會上,伯祥書記說到這件事,淚流滿面,常委會上一時靜默,十幾分鐘沒有人說話。任職五年多,伯祥書記沒為親屬辦過一件私事,他說:“為一個人辦事,他個人得益,我堅持了原則,事業發展了,大家都受益,將來他也會理解我。”伯祥書記近乎苛刻的廉潔,看似不通情,實則通理,是為了樹立一種導向,讓大家把心思全部用在干事上。

  有人告訴我,他是一個工作具體到好像不會當官的人。三元朱試驗大棚菜,他一年往這個小村子跑了幾十趟,遇到風雪天,他親自調運篷布,為蔬菜大棚保暖;聽說韓永山走了,他一口氣追到濟南火車站,上演了現代版的“蕭何月下追韓信”;為了跑項目,他上北京、進濟南,到處奔波。當年壽北開發、蔬菜產業、工業振興三大戰役先后打響,壽光到處是戰場,伯祥書記不但運籌帷幄,更靠前指揮,身先士卒,正是因為他作風深入,抓工作一竿子到底,密切了與群眾的聯系,工作才有號召力,才能攻堅克難打硬仗。

  面對伯祥書記的不尋常,我不僅追問:到底是一種什么力量在支撐著他?看到了他當年工作手記上的這樣一段話:“牢記自己是壽光縣的縣委書記,是黨的形象在壽光的體現;牢記自己是壽光人民的兒子,要報答父老鄉親的養育之情。”我豁然開朗……伯祥書記對縣委書記這個崗位看得很重很重,他知道縣委書記一手托著黨的形象,一手托著百姓的期望,他當官就是為了做事,干大事業,為黨增光、為民造福。五年半的任期里,他之所以“出格”、“較真”、“苛刻”,迸發出難以想象的強大力量,是因為他象希臘神話中的安泰,始終同他的母親——人民血肉相連,他把一個黨員領導干部的事業觀、工作觀、政績觀深深扎根在沃土里;是因為他具有一個共產黨員堅定的理想信念和崇高的信仰。

  時過十八年,伯祥書記領著老伴再來北大洼,指著那一片片蝦池,一座座鹽山說:“那些年你不是問我為什么豁上性命也要整治北大洼嗎?就是為了這個兒。”老伴流下了熱淚。這是一幅多么動人的人生畫面。一個人面對自己努力拼搏、傾注全部心血建成的“都江堰”,惠澤人民,于平凡中創出了偉業,在短暫中鑄就了永恒,那種快樂和滿足,是人生莫大的幸福!

  謝謝大家! 

大眾報業集團高級記者崔永剛作報告。張啟川攝

 

相關動態

熱點動態

更多>>

熱點視頻

更多>>

企業文化

更多>>

濱海地圖

东京快乐8开奖结果